浙商百億資產在俄蒸發續:中國出口信用保險陷賠款拉鋸戰
【錄入:administrator   發布時間:2013/01/28】
  

2.5億投資,價值上百億的資產,短短數月間幾乎成空,林場開采權也被提前收回……對于浙商傅建中而言,斥巨資投資俄羅斯森林資源,猶如一場噩夢。

遭遇此突變后,新洲集團董事長傅建中試圖通過保險補償損失,但億元保險理賠又陷入追索僵局,且長達5年。

承保方是中國唯一政策性保險公司——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下稱“中信保”)。對于此項目的理賠,日前,中信保在杭州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予以回應。中信保相關人士在發布會上稱,目前只是暫未定損不是拒賠,原因是賠款“缺少證據”。至于5年沒有理賠或者拒賠,是因為新洲集團提供的證據,尚不能證明俄羅斯哈巴區檢察院對木興公司采取了違反俄羅斯法律正當程序的行為,即無法完全證明保單約定的“未經適當法律程序”的征收損因成立。

此外,中信保還指出,木興公司管理人員涉嫌盜伐林木,被俄羅斯哈巴區檢察院提起刑事調查程序,被保險人不能證明其當事人的違法行為與俄方的征收沒有關系。但新洲集團對此不確認,于是雙方僵持長達5年。

500萬保海外投資風險

新洲集團成立于2003年3月,注冊資本3.3億元,旋即與黑龍江一企業合股成立黑龍江新洲木業有限公司(下稱“新洲木業”)。

2003年12月,新洲木業分別與哈巴羅夫斯克(下稱“哈巴”)邊疆區國資局、俄羅斯霍爾金格林木出口公司簽訂收購協議,以股權轉讓形式收購了俄方哈巴羅夫斯克木興林業有限公司(下稱“木興公司”)100%股權,獲得該公司旗下林場24.7萬公頃,經營權49年;并獲國家開發銀行2.3億元長期貸款。

2006年7月,新洲集團考慮到民營企業跨境投資將會遭遇的種種政治風險,向中信保浙江分公司投保海外投資險,保費500萬元,欲在東道國政治風險、征收、匯兌三方面均加把安全鎖。

俄羅斯這場變故發生在2007年3月,如雷霆般迅速,林場開采權也被提前收回。出事后,新洲集團向中信保浙江分公司遞交索賠報告。

2009年2月,中信保回函要求新洲集團提供三方面意見,進一步提供證據證明俄羅斯政府未經合法程序構成征收;對木興公司總經理郭郢被提起刑事調查程序一事作出解釋和澄清。同時中信保認為,由于郭郢離開俄羅斯導致對俄方的調查程序中止,妨礙了案件真相的調查和損因的確定。并要求新洲方配合案件的調查取證工作。

另外,根據保單條款第十二條第二款,要求新洲集團在90天內配合中信保提供相關證據材料。

“我們并沒接到任何俄羅斯方對我企業負責人這方面的刑事調查通知書,這叫我們怎么自證清白?”傅建中告訴記者,“過去五年,我們已經陸續向中信保方面提供了117份、共計444頁的書面證據,以及相應的錄像、錄音證據,甚至還有黑龍江省和浙江省政府部門的調查報告,但中信保都認為證據不足。”

中信保方表示,無法理賠主要原因在于新洲集團并不能證明其損失原因是屬于保單規定的應賠付情況。“我們公司之前也外聘國內環球律師事務所和俄羅斯Russin &Vecchi LLC律師事務所聯合到哈巴當地進行了調查取證。”

調查形成了一份關于木興公司事件的調查報告。該報告提供了多方證據,來證明這項投資在俄羅斯出現問題,是因為木興林場自身的經營違法問題。

但記者獲得的一份欲證明新洲集團涉案的材料“關于提起刑事訴訟并組成偵查組進行預審決議”中看到,該決議的對象一欄是空白的,既沒有哪家公司的名字,也沒有某個當事人的名字。因此,新洲集團認為,這樣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該公司在俄羅斯存在違法經營行為。

億元保險賠款拉鋸戰

2006年,雙方簽訂的《保險明細表》第9條約定的承保范圍是:征收、匯兌限制、政府違約。《保險合同》第三條規定的征收情形系指“東道國政府采取國有化、沒收、征用或未經適當的法律程序的行為,剝奪了被保險人或項目企業對投資項目的所有權和經營權;或剝奪了被保險人或項目企業對投資項目資金的使用權和控制權,直接導致項目企業不能按照《貸款協議》償還本金和利息,且東道國政府上述征收行為未給予及時、足額和有效的補償的行為”。

傅建中認為,這是他們在俄羅斯遭受的非法的政治風險,符合向中信保理賠的條件。“只要啟動國際仲裁委,我會將手頭一切證明俄方政府機構非法強拍強賣的證據呈現在兩國專業人士眼前。”

記者獲得一份承保此項目的單號為IOA2006009的“海外投資(債權)保險單”。

被保險貸款是指新洲集團以股東貸款的方式向木興公司提供1.56億元的股東貸款,貸款年利率為6.39%。最高保險金額是2946萬美元,當期保險金額2946萬美元;賠款的等待期為匯兌限制自損失之日起連續180天;征收限制自損失之日起連續180天,違約自損失之日起連續180天。

最高賠償金額2651萬美元,初始保險期限自保單簽署之日起3年,承諾保險期限自保單簽署之日起11年。

傅建中就此請求裁決被申請人賠償申請人海外投資(債權)保險賠償金額逾億元。

但中信保方面稱,該項目并非“拒絕理賠”,但仍需要新洲集團提供證明。目前有三個方面可以解開這個僵局,一是仲裁委裁決,二是國家發改委出具相關證明,三是等待中俄雙方仲裁俄羅斯系列行動的合法性。

去年12月8日,新洲集團向浙江商務廳提交申請報告,要求中俄雙方根據相關協定條例,組建國際仲裁委,裁定俄羅斯此前對這項投資的系列罰沒程序是否合法。

這不僅是傅建中這場境外投資的維權行動,更成了是否能解開境內億元保險理賠僵局的關鍵一招。

這不會是一條坦途。一是看中俄雙方是否確定成立此事的仲裁機構,接著才是仲裁結果。目前,此報告已由浙江省政府上呈國家商務部。

 

來源 : 21世紀經濟報道




`
Email:[email protected]   [] 管理面板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湖北省分會/中國國際商會湖北商會  版權所有
鄂ICP備35228148號
地址:武漢江漢北路8號15樓 郵編:430015  出證認證(產地證)電話:027-85750913  辦公電話:027-85757573 Fax:027-85775174
北京pk10冠军预测
追光棋牌官网下载 浙江省6 1走势图 广东麻将闲来 秒速飞艇计划app 心水一点必中特平台 体彩p3图谜 福彩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 皇冠比分网删除 四肖四码期期中 哪里能下载至尊棋牌 足球博彩论坛 玩极速赛车一定会输吗 电竞比分007 福彩20选8开奖 腾讯五分彩是不是正规平台 管家婆精准三肖期期中